po个小作业

一个脑洞

今天和家里人看谍战剧的时候忽然想到的。

有个疯子有某种特殊的天赋,一个秘密组织正好需要这种天赋,就派一个组织成员(化名小王)专门把疯子接到了组织里。

这个疯子特别固执,原本只听自己妈妈的话,因此就因为他妈妈的一句“要听小王的话”,被带到组织里后只听小王的话。无论什么事情,得不到小王的同意他都绝不会做。

小王知道疯子很固执,因此对疯子特别的好,生怕他一不高兴就不帮组织办事了。

——也就是说,疯子为组织做事是为了讨小王开心,但小王对疯子好,只是为了组织。

小王升官了,想要将照顾疯子的任务推给别人,疯子抓住他的手道:“你不要走,我不许你走!”

小王这才意识到,对他来说,疯子只是自己工作中

感觉能战胜懒惰的只有贪婪啊嫉妒之类的,爱与不爱根本可有可无。

在飞机上拍的,因为觉得很酷在这里也留一个档。

(诈尸!)刀马红颜 第三部分上

今天整理了一下之前零零散散的随笔,整合成了以下部分。

之后哪天诈尸还不好说,毕竟我昨天才刚以一个姿势在电脑前坐了十个小时,而且最近恐怕还要经常这样(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夜半三更,虫无言,鸟无惊。只一及笄少女跪坐院中,向着虚无的天界无声地言歉。

言和感到温润的泪沿着脸庞落至膝上,可膝上分明感受到,这泪是凉的。兴许是生来便极少流泪的缘故,即便她心底并未有多伤感,眼泪却宛如三伏天身上的汗水般如雨下淋。那些泪水带着刺痛的触感划过皮肤,润湿了本已风干在面上的妆容,仿佛她多了层皮,而那层示人的已经开裂。

就连乐正家的光影...

© 3艺0 | Powered by LOFTER
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