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要有萌点,基本啥都吃。

 

【脑洞】劣质模型里的牵线玩偶

悄悄地讲一个很长很长故事的开端。

这个故事要从一个落后的小村落讲起。

混乱、封闭,在远离文明的地方,小村落有些自以为是地存在着。以没有什么根据的知识作为文明进行着传播;假装大城市的样子,建立自给自足的机制——像是医院、学校、购物中心这类东西姑且还是有的——尽管它们比起真正城市里的,就像是劣质的模型一样。

不过在这样劣质的模型里,仍然有玩偶存在着。玩偶自从产生意识开始,就有了自己是个玩偶的认知。由不同材质组成的、凌乱不堪的线禁锢着玩偶的身体,露骨得简直就像是在时刻提醒玩偶自己是个玩偶一般。

自己的父母大概也是断了线的玩偶吧,那时的玩偶这样想。

迎着朝阳的光辉,玩偶被母亲的线拉起来,又被不知源头在哪里的线拉向学校,接着便是被不同“大人”拉来拉去的一天。这个时候的玩偶忽然注意到,那些拉着自己的不是玩偶,而是“大人”。

“大人”是什么意思?

照着镜子的玩偶猛然意识到,自己和那些“大人”的样子越来越像了。那一刻,玩偶意识到了,自己不仅仅是玩偶,而是总有一天会变成大人的样子的人偶。

人偶有些开心,自己与许多玩偶是不同的;但又有些惆怅,因为自己只是劣质模型里没有人理睬的人偶而已。

——那么此时此刻的自己所想的是什么呢?

人偶看向自己的心,那里竟然没有被线穿过。人偶用尽全身的力气,将手掌贴近自己的心——那里竟然是温热的。

那一刻,人偶发现自己的心脏是在跳动的,自己的双手是可以凭自己的意志移动的——自己,是人类啊。

然而下一刻他便再次被线牵引到了饭桌前,牵制着这个小小生命的线多到他已经看不到桌子上的饭菜了。连头都无法轻松低下的他,连眉头都无法凭借自己的意志皱起来——他所能做到的,只是一边露出被线拉出来的笑容,一边难以抑制地留下眼泪而已。

“这样的我,和人偶有什么区别?”

——可此刻的我,连这句话语都无法说出来啊。

TBC.

评论
热度(2)